本站最新网址www.sjp89.vip   

怪物腾格尔


俞莲舟至今仍感到这段时间的遭遇实在是不可思议,他和峨眉派昆仑派崆峒派等高手本约好在海上与天鹰教高手斗上一场逼对方告知五弟张翠山的下落,谁知打到一半时海中突然漂来的一艘木阀上竟有一人是自己的五弟张翠山
  十多年不见兄弟重逢俞莲舟自然是欣喜若狂,但接下来的事就让他感到“惊”了,五弟居然早就和天鹰教教主之女成婚连孩子都十岁了,原本是仇家突然成了亲家,这让他感到诧异莫名,但无忌这孩子长得俊秀憨厚,一看就是像五弟那样的老实人,还是挺讨人喜爱的。
  等几方进船舱后昆仑派的西华子和峨眉派静虚女尼,崆峒派唐文亮都向五弟夫妇问起谢逊的下落,结果五弟夫妇都一口咬定谢逊已死,原本此事眼看可告一段落。谁知无忌这老实孩子突然大喊父母为何咒义父去死,结果被众人逼问下,五弟只能吐露实情。原来当年他们和谢逊在冰海绝境下竟讲和还结拜了,谢逊甚至是无忌的义父,这真相更是让俞莲舟难以接受。他真的难以想像五弟这样正气凛然之人会和一个丧心病狂滥杀的狂人结拜做兄弟,但不管如何他都不能让自己五弟被他们欺负围攻遂摆下话让他们到武当山来解决此事。
  而在船上那晚更是发生了让他感到哭笑不得之事,原来一向老成持重的唐文亮竟和昆仑派卫四娘暗中偷情,不但苟合之时纵声大叫甚至还撞破房间在甲板上当众野合,而另一边西华子这个道士竟和静虚师太在房中偷情被门下弟子撞破后恼羞成怒,二人竟一边苟合一边各持一剑满船追杀看到他们丑事之人。可……这样看到的人岂不是更多?俞莲舟真心不能理解他们几个脑子里是怎么想的?俞莲舟只能和五弟五妹等一起联手将四人制住,结果四人被制仍旧想着和对方继续苟合简直……,都不知该如何形容他们了。(设定为倚天屠龙克苏鲁番外碧海杀人事件)
  接下去的几天里船上海上都是怪事颇多,要么是有人说海上看到有巨大的章鱼触手,要么是晚上睡后有人听到说有怪物上船在甲板上走动,早晨后竟发现有数人被开膛破腹挖走心肝,尸体被倒吊在桅杆上。恐怖之事一桩接一桩,俞莲舟怀疑凶手就躲在船上装神弄鬼要在精神上吓倒他们再下手,但船上人人自危认为有海底的怪物鲛人上船害人。
  没想到最后竟是无忌这个十岁的孩子无意间揭破真相,一直暗中害人的竟是船上的一名潜入天鹰教中的明教卧底,他在四人茶水中下毒令他们丧失理性苟合,然后又制造一连串血案想令船上众人互相残杀,而众人看见的章鱼怪鲛人都是他在水中下药产生的幻觉罢了。只因天鹰教叛出明教,所以这个卧底一直想利用正道灭了天鹰教,可惜功败垂成竟被一个十岁孩子揭破。那明教卧底狗急跳墙抓住无忌跳上甲板想找机会乘小船逃走,但被五弟五妹联手击杀尸沉大海之中,无忌亦是有惊无险让俞莲舟却吓出一身冷汗来。
  等船靠岸四人与其余众人道别,昆仑峨嵋崆洞三派四人恢复清醒后可谓无地自容,虽然是被下毒失去理性但终究惹出这般丑事以后恐怕都难以在江湖上见人了,天鹰教倒是很期待和武当结盟,不过俞莲舟心中可是万万不愿的。
  这一日四人顺着官道来到了汝阳,汝阳位于河南西面伏牛山区,北汝河上游,距洛阳也就一百四十多里地,还是杜康酒的发祥之地。到了这个地方,俞二当然是要请五弟五妹好好尝尝杜康酒的,虽然他对五妹仍怀有芥蒂,但一路下看她的戾气已经消除了很多待人也颇为和善,看来近珠者赤她和五弟无忌相处十年也算是走上正道了。
  汝阳有一们蒙古王爷,一直被称为汝阳王,听说是一位血统里色目血统居多的蒙古王爷,算是血统较远的旁系王爷,不过此人在汝阳素有贤名对待百姓也比其他蒙古权贵要和善的多,所以在本地也算颇负贤名,而且听说此人精通兵法手下养不少能人异士为朝庭效力,近年来不少北方的汉人叛乱才一冒头就被他率军剿灭了。
  虽然这鞑子王爷颇有贤名可他终究仍是蒙古人,汉人要有出头之日就必然要灭了这蒙元天下,所以将来必然是要和这汝阳王兵戎相见啊,俞莲舟看着不远处的汝阳城墙暗想着,而无忌笑嘻嘻挽着父母的手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汝阳王府内,汝阳王正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举着女儿敏敏特穆尔在自己王府门口玩闹的小王爷腾格尔,腾格尔是洛阳王之子,做为这种大城的王爷在地位和血统上都不是他能比的,显然冲腾格尔对女儿的态度就猜到他是来定亲的。
  汝阳王不喜欢洛阳王,从来都不喜欢,一方面在他眼中这个洛阳王就是个仗着血统高贵横行霸道的草包,而且在自己幼时就被那家伙骂成假皇族,还多次当面羞辱自己是肮脏的血脉。汝阳王自问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也只能忍下这口恶气,色目血统怎么了?自己血统上确实是色目人血统占多数但仍是皇族,凭什么被这草包看不起?
  不过现在这个草包王居然让他的儿子腾格尔来和自己女儿定亲了,是因为这些年不但南方连北方局势也开始动荡了,经历了两都之战这场血腥的南北皇族内战,大元帝国的军事力量又被进一步削弱了。尤其是皇族手中的权力也被进一步削弱,新皇多年前登基后没再如之前那些皇帝那样才上台就被暗杀,而是把这位子真的坐稳下来,但是皇族中人却也是陨落的比以前又快了几倍!
  血脉诅咒!从伟大的铁木真开始就代代相传的血脉诅咒,汝阳王这些年从各方汇集的消息打听到一些非常可怕的事情。太祖铁木真青年时也曾有过被打的一败涂地部落几乎败亡的惨况,但这时他无意中发现了草原中的一处庙宇在高中膜拜信仰了一位真神。于是之后铁木真如有神助变的战无不胜,而他的敌人一碰上他就恶运连连,于是铁木真的部落越战越强越打越大从一统蒙古后又灭金灭花喇子模,率军远征东欧打的东欧诸国溃不成军。
  而铁木真要做的则是以膜拜伪装成长生天的真神蟾廷,也被称为羊头佛,膜拜蟾廷的人越多,他们获得蟾廷的佑护也越强,灭国无数后的代价就是铁木真觉得自己无需再膜拜蟾廷,他野心勃勃的想摆脱真神甚至消灭真神,于是蟾廷的诅咒降临了。铁木真在成功灭亡西夏的前夜奸淫了西夏国的王妃,而那一夜他死了,死状极其难看而可怕。他的儿子们看到后都吓的惊叫滚爬逃出大帐,之后他和西夏王妃的尸体都被他的儿子们用烈火焚烧成灰后埋在了和林,并找了佛门高僧超渡。铁木真的儿子孙子们拥有比他更强大的军队,征服了更远更广阔的土地,抢掠了更多更多的财富。然而他们也陷入了无尽的自相残杀分崩离析之中。看似强大的蒙元正以惊人的速度衰弱,尽管南方汉人的起义一次次被覆灭但他们从来都没有放弃并蔑称蒙古皇帝为鞑子。
  蒙古黄金家族血统更是因为诅咒而不断自相残杀,三十年内就整整换了十任皇帝,每个皇帝几乎都是不得好死,如此频繁的政变内斗令黄金家族的权威性也严重下降,各地的豪强都开始不恭顺起来包括蒙古人视为打手的色目人。十多年前新一任皇帝孛儿只斤?妥懽帖睦尔继位,他的身上似乎成功终结了血脉的诅咒。
  至今他在位已经有十几年了,很多人相信他就是真正的中兴之主,然而知道内情的人都明白,这位新帝其实是宠信他的一位高丽宠妃奇氏,一个精通妖术的高丽妖妇!她让新帝去膜拜一个高丽的邪神然后将血脉的诅咒分散到了皇族其他成员身上。于是这些皇族成员们开始一个个因各种原因惨死,而新帝却可以高枕无忧整天玩造他的木匠活,反正只要能保住他自己的命就行了。
  皇帝直系血脉的王爷们开始害怕了,他们开始寻找原因,只要愿花足够的钱他们是会了解这段隐事,洛阳王汝阳王皆在其中,汝阳王因为血脉上偏多色目血统受到血脉诅咒的影响也小,而洛阳王就不同了,他的血脉纯正所以死亡的机率也高。他怕自己这一系莫名其妙就毁于诅咒,所以想促成自己儿子小王爷腾格尔与汝阳王女儿敏敏的婚事,用他昔日看不起的肮脏血脉来拯救他的后代。
  “父亲--,腾格尔带妹妹上街玩了,你看这门亲事要不要定下来呢?”汝阳王一回头却是儿子扩廓帖木儿,他给自己取了个汉名叫王保保。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你怎么想呢?”汝阳王问道。
  “我觉得腾格尔对小妹还是一片真心的,他才十五岁就已经勇力过人能开强弓骑烈马,一身力气也是极大能举三百斤的大石,在我们蒙古人当中也算有名的少年勇士了,而且他父亲在洛阳权大势大,我们两家家联姻势力就更大了,洛阳王一把年纪一旦死了我们就可以控制腾格尔这莽夫,到时整个河南可都由我们说了算了”王保保一脸笑意道。
  “你说的是不错,可惜我不大看好这门亲事的,因为洛阳王他跟本不安好心,血脉诅咒受影响的皇族越来越多,他是怕自己儿子受诅咒而死所以和我们联姻,很快天下就要大乱了。洛阳王父子全都如其他皇族宗室那般不愿学汉人的文字语言,忽必烈大汗不搞全面汉化是怕汉化会如金国那般腐蚀我族的战力。但这些年看来就算我族拒绝汉化但战力仍迅速下跌,说到底我族在文化上根基太浅又一味打压汉人的文人侮辱他们的儒学,连科举都不肯搞。如今朝中为官军中为将全都走世袭路子,可能如你我父子这般的终究只是少数,多数尽是大字不识的酒囊饭袋。腾格尔不过一介莽夫,终究也成不了大器,如今的年代需要的是能指挥千军万马的万人敌,而我和你才是万人敌,洛阳王拥有的一切早晚都会落在你我之事,我不需要牺牲敏敏”汝阳王摇头道。
  王保保低头想了想道:“父亲说的不错,不过我可以先答应这门婚事,然后父亲大可向洛阳王多要些地盘和人手,敏敏到成婚还有十年时间,十年内会发生很多事情,朝庭的包税制让那些色目人替他们收税,结果发明的税法也越来越多,天下造反的汉人会更多,到时就是我们父子的大好机会,洛阳王横死或腾格尔病亡,我们以洛阳王亲家的身份接手他们的地盘名正言顺。”
  “哼哼哼,你小子的心肠可是要比我狠的多啊,也好,那就让这蠢小子先开心些时日吧”汝阳王点头赞许道。
  ***************************************************************************汝阳城杜康酒店能够以杜康为名的酒店自然是有其自傲的理由,张无忌捧起碗中的杜康酒闻了一下喝了一口,脸上已经有点发红了,忍不住道:“俞二叔,这水好热好甜啊,为什么喝下去我觉得脸红心跳也加快了?”
  “无忌,你没喝过酒吧?也对,你们在一座孤岛上又哪有粮食用来酿酒,这酒可是好东西,你刚才喝的还是酒神杜康所酿的杜康酒,你年纪小稍喝点就行了,喝多了小心伤身”俞莲舟道。
  “酒神?杜康?他真算是神吗?”无忌忽然像来了兴趣般问道。
  “杜康相传乃是黄帝时代之人,他将粮食藏于干燥树干之中结果过了段时间后,他回那树干一看却见不少动物躺在这树干周围都睡着了,原来那树干中流出的水让动物喝了全都醉倒睡了一地,这水就是最早的酒,后杜康将此酿酒之法推广所以杜康被称为酒神”张翠山在儿子面前说起出典故。
  “不过也有传杜康是夏朝中人,不过杜康酒确是历史悠久,记得魏武帝曹操《短歌行》其中有句是:”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不少文人墨客都以杜康之名写诗作词,以杜康对后世酒文化的贡献来看敬他一声酒神也确无不可”俞莲舟在一旁补充道。
  “那他其实并不是神啦,一个凡人怎么能够称神呢?他不配啊--”无忌摇了摇头把碗中的杜康酒一饮而尽。
  “你这小子胡言乱语成何体统,杜康这酒神之名岂是你可以非议的?”张翠山一皱眉有些气恼道。
  “好了五哥,无忌一个小孩子又不懂事,随他去吧,很多道理他现在不懂将来我们再教他不就行了?”殷素素笑着把无忌搂在怀中,而无忌却是伸手又去抓酒坛想要再喝。
  “无忌,你还小多喝对你身体无益,而且这酒量也得一点点练,一下子喝太猛真的是伤身的”俞莲舟可不想自己师侄喝成个小醉鬼,忙将酒坛收起,无忌嘟起了小嘴一脸的不爽。
  此时酒店外一阵人声嘈杂之声,有人在外面喊道:“汝阳王府的马队过来了,大家快让快让--。”
  “唉呀,看起来像是汝阳王府的贵人出府了--。”
  “那位贵人共骑一匹马的好像是汝阳王家的绍敏郡主啊,和她共骑的那位贵人是谁啊?”
  “不认识了吧?听说是洛阳小王爷腾格尔大人啊,看看那身板那胳膊,听说小小年纪就力举千斤鼎,真是天下无敌啊!”
  “不得了啊,才十几岁就能举千斤鼎那可比楚霸王更厉害了,毕竟是黄金家族的高贵血脉啊,也只有这样的英雄才配得上绍敏郡主这样的美人啊。”
  “见过小王爷小郡主,在下汝阳张浩,请收下小人这份薄礼。”
  “见过小王爷小郡主,在下汝阳陆克石,这份薄礼请效纳。”
  听得酒店外人们的七嘴八舌的吹捧,看见汝阳府的一些汉人豪门富户争先恐后挡在小王爷马前送礼献宝,阿谀奉承。张翠山颇有些不屑冷笑道:“一群甘心当奴才的人罢了,自己的命在鞑子眼中就一头毛驴的价,整天羡慕吹捧鞑子,可却别指望被鞑子看的起。”
  “汝阳王这些年声势颇大剿灭过很几股义军,听他们这么说洛阳王是要和他联姻,哼,都是那些鞑子之间的破事与我们何干?喝酒”俞莲舟和张翠山干了一碗,可殷素素却道:“五哥,无忌哪去了?”
  张翠山一低头才惊觉儿子居然不见了,这可吓了他一跳,这干这碗酒前不还看他坐在桌子前吗?
  满脸横肉,身高肥壮的小王爷腾格尔春风得意的搂着心爱的未来新娘敏敏嘴乐的都合不拢,他一向对自己的勇力骑术都极为自信,他相信在自己身上将重现祖先的荣光,他会用汉人叛军的鲜血来铸就自己的赫赫武功。敏敏会和自己定婚,等她十年后就可以嫁给自己,然后给自己生很多孩子,他们之间血脉的结合将诞生新的黄金家族。至于道两旁夸赞他的,在路当中给自己献宝的那些个汉狗他跟本就没兴趣看他们一眼,他们这些下等人哪配自己正眼看上一眼?
  敏敏今年才八岁但已经是个小美人了,皮肤白如羊脂玉,小七的嘴唇迷人的双眸,她那带着色目异域风情的绝色容貌让他神魂颠倒,尤其那双腿子竟占了身高的三分之二,身上穿着一身红色的名贵华服裙子,脖子上戴着龙眼大的珍珠串,脚上穿着绘着凤凰的鹿皮小靴子,当真是华服名饰才配的上她这样高贵的小郡主。
  一想到敏敏将来会出落成绝色大美人在自己的胯下娇声淫叫,腾格尔就感到裤裆硬的厉害,那根大肉棒子已经硬起在敏敏的小屁股后挤来挤去,他虽然也就十五岁但自十三岁时就已经在自己的侍女身上破了童子身,之后光是被他搞大肚子的侍女就有十几个了,当然她们无一能产下他的孩子就被逼打掉了孩子或直接扔进井里了,低贱的侍女哪配生下高贵黄金家族的后代?
  腾格尔感到自己肉棒隔裤已经接触到敏敏裙下裤子相隔的小屁股缝里了,她雪白的小脸蛋已经露出了疑惑古怪的表情,“腾格尔哥哥,你在用什么棒子捅我的屁股啊?”
  “嘿嘿,敏敏,腾格尔哥哥在和你玩呢,将来这棍棍就要插进你那里,到时我们就做夫妻,你给我生小孩子了……”腾格尔口一张口水都流了出来,他是多么想就在这匹马上把可爱的敏敏的肚子搞大啊。
  “嗯,腾格尔哥哥真不要脸,羞羞羞--”敏敏朝腾格尔吐着舌头刮着小脸想从马上跳下来,但腾格尔搂着她紧哪里挣得开。
  可爱的小敏敏啊,我真想把你……,腾格尔忽然抬起了头,他看到人群中一个十岁左右的汉人小孩正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他,那眼神充满了鄙视,像是青蛙在看一只小虫子似的,而之他的眼神落在敏敏身上,他看着她的脸,她的身子,她的腿,最后他的视线紧紧盯着敏敏穿着小牛皮靴子的脚丫上。那眼神就像是要看穿靴子一样,充满了原始的欲望。
  “该死的汉狗!你在看什么?”腾格尔突然间暴怒抡起鞭子朝那孩子抽去,敏敏是他的,只有他能这样看她,一个下贱的小汉狗怎么敢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和她?
  然而鞭子就像穿过了这小汉狗的身体直接抽在了一旁正张大嘴赞美他英俊雄壮的一个肥妇脸上,这一鞭子只怕没有百十斤的力道,当场把这肥妇半边牙齿混合着血肉全抽的脱口喷出,面骨都被抽碎血肉横飞般摔倒把旁边几人都压倒在地上。
  怎么没打中?腾格尔心中一楞,而那可恶的小汉狗又在自己眼前出现还朝自己挑起中指,翻着白眼,用另一只手拱着鼻子冲自己说了五个字“鞑子大肥猪!”
  “啊--,汉狗,我杀了你--”腾格尔感到怒火已经燃遍全身,从马鞍后抽出自己的兵器一把三十斤重的铁骨朵,这是蒙古族军中的大力士才能用的重兵器,腾格尔就是少数能够把它如木锤般轻松挥动的人。他抡起铁骨朵对准这冒犯他的下贱小汉狗脑袋上狠狠砸去,这一下可是用足了力气。一骨朵就把三个平民的脑袋砸个粉碎,血肉脑浆骨骼乱飞。
  “妈呀,杀人了--,小王爷杀人了--。”
  “快跑啊,小王爷发狂了,不跑就没命了--。”
  刚才正在对小王爷赞美奉承的人群转眼间吓得屁滚尿流般四散而逃,但是街道本就不宽人又挤的多,这一跑结果人挤人人推人摔倒一大片却堵住了路反无法逃生,汝阳王府和洛阳王府的随从家丁看到这一幕也全都惊呆了不知如何是好。
  “腾格尔哥哥,你在干嘛?这里是汝阳,不是你家洛阳,这是我爹的地方,你不能乱来--”敏敏此时小脸煞白抓住腾格尔的胳膊大声道。
  “敏敏,你不知道,那个小汉狗他……”腾格尔被敏敏一阻后杀气大减,正想要解释之时,却见那可恶的小汉狗又站在他的马下朝他诡异般一笑后全身的人皮翻了开来,露出里面的……,那是一团不可名状的黑色东西,正朝着他张开嘴发出无法形容的呓语笑声。
  “啊啊啊--”腾格尔双眼迅速充血,他感到自己全身的毛孔都在冒凉气,他心中瞬间充满了恐惧暴怒疯狂各种负面的情绪,他眼中周围一个个汉狗全都变成了全身长满黑色毒瘤的怪物,一个个伸出宛若触手的舌头向敏敏舔来,他们想伤害敏敏!
  “敏敏,谁也不能伤害敏敏,她是我的妻子--”腾格尔感到自己全身都充满了力量,铁骨朵在手中已经完全没有了重量,他一夹马腹胯下这匹大宛良马就撒开蹄从怪物群当中踩踏过去。
  “哇哇--叽叽叽--”怪物们被马蹄踩踏的惨叫,身上冒出黑色的臭汁,腾格尔乘胜追击手中的铁骨朵一击就砸死好几个怪物,另一手紧紧搂着敏敏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腾格尔哥哥,敏敏好怕,怪物要吃敏敏,我怕--呜呜呜--”敏敏搂着自己的身子哭叫着,这更让腾格尔产生强烈的保护欲,周围全都是怪物了,这世上只有自己能保护敏敏了。
  “敏敏,有腾格尔哥哥在这呢,怪物,你们想伤害敏敏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腾格尔越战越勇全身像有使不完的力气,自己就像是长生天的勇士力大无穷把怪物们打的落花流水。
  “快来救我--,腾格尔疯了,快让我下马--”敏敏发出恐惧的尖叫声,她从小就很聪明知道借刀杀人是最高明的手段,真正的万人敌是万军的统帅,但现在她却是命悬一线,再聪明的头脑碰到这种力大无穷的武疯子都是无用。
  “小王爷,饶命,奴才张浩对大元一片忠……”“嘭--”这一身富贵的汉人大户财主被一铁骨朵打烂了脑袋。
  “爹啊--,爹……”“咔嚓--”另一个年青人被马蹄当场踩死,那一众在他马前献宝的汝阳豪门富户被他杀的尸横遍地十不存一,腾格尔就像是个死神,一个全身血浆满脸狰狞的死神,他一手抱着尖叫的绍敏小郡主,一手抡着铁骨朵追杀着满街的汉人富户平民,而身后骑马急追的汝阳王和洛阳王的随从侍卫则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谁能想到这位小王爷突然在大街上发疯,这下发的是武疯,其他人死多少也罢可要是绍敏小郡主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这些奴者绝对是要掉脑袋的。
  “小王爷,你冷静点,这里没有怪物啊,你快把小郡主放下--”一个洛阳王府的侍卫赶上来伸手拉住腾格尔那匹马的疆绳,然后他的脑袋就像砸烂的西瓜一样爆了开来,脑浆甚至溅在了敏敏的脸上头上。
  “啊啊啊--救命啊”敏敏再也忍不住嘴一张呕吐了起来,而在腾格尔眼中耳中他只看到敏敏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朝自己笑道:“腾格尔哥哥对敏敏最好了,敏敏要永远和你在一起,帮敏敏把所有怪物都杀光好吗?敏敏马上就愿做你的新娘。”
  “敏敏,腾格尔哥哥为了你就算天下的太阳月亮都能帮你摘下来”腾格尔听了敏敏这话当真是豪情万丈,手中铁骨朵舞得密不透风,对着一群追杀他们骑着畸形怪马的怪物冲上去。
  “砰--”砰--“砰--”那些骑怪马的怪物在神力小王爷腾格尔的铁骨朵之下惨叫着不断坠马,刚才追的挺凶可如今立马被他反过来驱马追杀,这痛快劲就别提了。
  “敏敏,你看,腾格尔哥哥厉害吧?敏敏?”腾格尔突然感觉自己手中一空,敏敏怎么不见了?他急的骑马四处奔寻,却见敏敏远远的躺在那可恶的小汉狗怀中。
  “小郡主,长大做我的老婆好吗?”无忌一脸微笑抱着昏昏沉沉的小郡主,还低下头对着她可爱的小嘴唇吻了下去,一只手还去剥她脚上的小靴子。
  “啊啊啊中--,小汉狗,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放开敏敏--”腾格尔彻底疯了,他策马挥骨朵把任何敢挡在他身前的人或马都砸个粉碎,三尺之内人马俱裂!
  “啊啊--”敏敏从昏迷中被腾格尔震天的吼声吓醒过来,可惊觉一个长相俊秀汉人孩子竟抱着她还……还吻着她的嘴唇。
  “混蛋,放开我--你好大胆”敏敏又惊又怒狠狠一口咬在无忌的嘴唇上,咬的他嘴唇出血但无忌却笑嘻嘻毫不动气抹了抹嘴唇上的伤口笑道:“小郡主咬人也好可爱啊,我怕你了,今晚我再来找你剥你的小靴子玩你的小脚哦。”
  “来人啊--,都死哪去了?快给我收拾这个……”敏敏一回头却惊觉眼前强吻自己的汉人孩子居然不见了,怎么回事?刚才是真的还是我的幻觉?敏敏一时间也楞住了,脚上靴子被褪了一半忙又拉起束紧。
  “敏敏,我来救你了--”腾格尔一脸笑意朝着敏敏站来,而敏敏看到他的样子像见鬼般转头就跑,她人小腿短但居然中跑的飞快,借助着同样惊恐万状的平民丛中左躲右闪。
  “无忌,无忌你在哪里?”张氏夫妇和俞莲舟施展轻功在失控人群头上奔行,刚才他们正急着里里外外找无忌,然后那小王爷腾格尔就突然发疯了抡着铁骨朵骑着马满街砸人踩人,殷素素只是急着找儿子,而张俞二人则是不知是该先找无忌还是出手阻止腾格尔发疯杀人,只是之后死人实在太多,这疯子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气把满条街几乎杀成一片血河,即使刚才二人不耻这些人对鞑子百般奉承但也不能见死不救。何况现在街上乱成这样也没法找无忌,若是能制住这疯子让人群冷静下来也能方便他们找无忌。
  “爹--娘--,俞二叔--,无忌好怕啊--”此时遍寻不见的无忌突然从人群中冒出来奔到三人眼前,三人才长出了口气,殷素素忙蹲下身搂住儿子道:“无忌你真是吓死娘了,娘还担心你让那疯子伤到了,”奇怪的是她眼中其实没有一点担心。
  “无忌,你刚才跑哪去了,看把你娘吓的,以后不准乱跑,再敢这样一声不响跑出去玩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张翠山没好气的训斥儿子。
  “呜呜--,刚才我就是看外面人多出去看看,结果那个胖哥哥就发疯了扔着那个铁疙瘩骑着马乱砸人,好多血好多死人,我被挤的只好跟着他们一起跑,呜呜呜--”无忌躲在殷素素怀里哭诉道。
  “无忌不哭不哭,没事了,有娘保护你没事了,五哥你看孩子都吓成这样了你还凶他”殷素素宠溺的抱着儿子道。
  “好了,五弟,无忌一个孩子懂什么呢?他都吓成这样也知道教训了”俞莲舟也上前劝道。
  “不过,我刚才碰上了长得好漂亮的小郡主,还亲了她呢,她还咬我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啊,我要她长大做我的老婆,呵呵呵”无忌悄悄在殷素素耳边说道。
  “二哥,那我们现在快阻止这疯子继续杀人吧,想不到洛阳王之子发起疯来竟这么可怕”张翠山看着街上满地尸体也不禁心有余悸道,这小王爷光是这把子力气几可与义兄谢逊相比了,若是在战场上那可真是极可怕的猛将了。
  “不必了,五弟,看来汝阳王府的高手已经到了”俞莲舟一指前面,却见一高一矮一瘦一壮两条大汉已经挡在敏敏身前了。
  “阿二阿三你们总算到了,腾格尔疯了力气好大,你们拿下他别伤他性命”
  敏敏躲在二人身后总算是缓过神来了。
  “敏敏,你们两个怪物不准伤害敏敏--”腾格尔一夹马腹直冲向阿二阿三,不过这次他面对的是武林高手可没这么容易得手了,阿三闪电般一记金刚腿正中那匹大宛良马的马前腿,只一踢就令马腿当场折断,把腾格尔直抛下马。
  腾格尔大手一伸撑住地面,而阿二双手齐出按住他的肩胛骨用斩一抓,这一招分筋错骨气足够让一流高手瞬间被废,但是他觉得自己像是抓住两块厚牛皮一般竟拉扯不动,随即一记劲风直袭太阳穴,竟是腾格尔的铁骨朵直向他脑袋砸来。
  就算阿二硬功厉害也不敢硬受这一锤连忙撤手躲开,腾格尔站了起来眼中充满了无穷的杀气,他肥胖的身形又粗壮了几圈将全身的衣裤尽数震碎,胯间那粗壮的肉棒亦弹出,浑身的肌肤开始泛青,牙齿开始从嘴唇中长出,这样子已经宛若青面獠牙的恶鬼,就算是阿二阿三这样的绝顶高手看了也不禁为之变色。
  “杀杀杀杀杀--杀光你们这些怪物”宛若怪物般的腾格尔力量比之前又增长了,他每一步都在地面上踩出一个凹坑,铁骨朵竟被他的大手捏成两截,现在他的身体就是一件可怕的凶器。
  【完】